服務熱線:95566信用卡熱線:40066 95566

當前位置:首頁 > 關于中行 > 消費者權益保護
網銀登錄

中國銀行2014年防范打擊非法集資宣傳教育

2014-04-28

遠離非法集資,拒絕高利誘惑

提高風險防范能力,自覺抵制非法集資

非法集資不受法律保護,參與非法集資風險自負

一、什么是非法集資

非法集資是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律規定,向社會公眾(包括單位和個人)吸收資金的行為,非法集資行為需同時具有非法性、公開性、利誘性、社會性四個特征要件,具體為:一是未經有關部門依法批準或者借用合法經營的形式吸收資金;二是通過媒體、推介會、傳單、手機短信等途徑向社會公開宣傳;三是承諾在一定期限內以貨幣、實物、股權等方式還本付息或者給付回報;四是向社會公眾即社會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

二、非法集資的主要表現形式

1、不具有房產銷售的真實內容或者不以房產銷售為主要目的,以返本銷售、售后包租、約定回購、銷售房產份額等方式非法吸收資金的;

2、以轉讓林權并代為管護等方式非法吸收資金的;

3、以代種植(養殖)、租種植(養殖)、聯合種植(養殖)等方式非法吸收資金的;

4、不具有銷售商品、提供服務的真實內容或者不以銷售商品、提供服務為主要目的,以商品回購、寄存代售等方式非法吸收資金的;

5、不具有發行股票、債券的真實內容,以虛假轉讓股權、發售虛構債券等方式非法吸收資金的;

6、不具有募集基金的真實內容,以假借境外基金、發售虛構基金等方式非法吸收資金的;

7、不具有銷售保險的真實內容,以假冒保險公司、偽造保險單據等方式非法吸收資金的;

8、以投資入股的方式非法吸收資金的;

9、以委托理財的方式非法吸收資金的;

10、利用民間“會”、“社”等組織非法吸收資金的;

11、以投資黃金等名義,以高利吸引社會公眾投資;

12、以發展農村連鎖超市為名,采用召開“招商會”、“推介會”等方式,以高息進行“借款”;

13、以投資養老公寓、異地聯合安養等為名,以高利誘導加盟投資。

三、非法集資的常見手段

1、承諾高額回報

不法分子為吸引公眾上當受騙,往往編造許諾給予集資參與者遠高于正規投資回報的利息分紅。為騙取更多人參與集資,非法集資者在集資初期,往往按時足額兌現承諾,待集資達到一定規模后,因資金鏈無法維系,使集資參與者遭受經濟損失。

2、虛構或夸大投資項目

不法分子大多通過注冊合法的公司或企業,打著響應國家產業政策、支持農村建設、實踐“經濟學理論”等旗號,經常項目由傳統的種植、養殖行業發展到房地產、礦產能源、高新技術開發、股權投資等內容;以訂立合同或少量投資為幌子,編造虛假項目,或以夸大少量項目的投資規模盈利前景,以制造投資及企業利潤假象,誘惑社會公眾投資。有的不法分子假借委托理財名義,故意混淆投資理財概念,利用電子黃金、創業投資等新名詞,迷惑社會公眾,承諾穩定高額回報,誘惑社會公眾投資。

3、以虛假宣傳造勢

不法分子為騙取社會公眾信任,在宣傳上往往一擲千金,采取聘請明星代言、在著名報刊上刊登專訪文章、雇人廣為散發宣傳單、進行社會捐贈等方式,加大宣傳力度,制造虛假聲勢,誘惑社會公眾投資。有的不法分子利用網絡虛擬空間將網站設在異地或租用境外服務器設立網站。有的還通過網站、博客、論壇等網絡平臺和QQ、MSN等即時通訊工具,傳播虛假信息,誘惑社會公眾投資。

四、非法集資的社會危害

1、非法集資使參與者遭受經濟損失。非法集資犯罪份子通過欺騙手段聚集資金后,任意揮霍、浪費、轉移或者非法占有,參與者很難收回資金,嚴重者甚至血本無歸、傾家蕩產。

2、非法集資嚴重干擾正常的經濟、金融秩序,極易引發社會風險,具有很大的社會危害性。

(以上來源于:銀行業消費者權益保護公益宣傳)

典型案例

浙江麗水杜益敏非法集資詐騙案

杜益敏,1965年7月2日出生于上海市,2005年成立浙江溢誠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任董事長。到案發時,人們也不明白,怎么會有這么多的人樂意把錢交給杜益敏,更讓人難以想象的是,只要一張收據,債主們就會將成百上千萬元的資金交給這個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女人。

在當地人的印象中,杜益敏雖然穿著時髦,但相貌并無過人之處。在當地習慣稱呼杜益敏為“小姑娘”,是因為她的母親是上海人,而上海人喜歡稱呼女孩子為“小姑娘”,麗水人也就稱她“小姑娘”。當年縉云縣百貨公司改制,她參加投標以65萬元的價格購買了百貨公司倉庫,同時還投資去做化妝品生意,又虧了50萬元,只好向他人借了90萬元,當時都是以月利率2%向別人借的。之后,因為經營的阿強美容美體中心的生意不是很好,收入根本不夠支付所借款的利息,杜只能向其他的人以更高的利息、借更多的錢去歸還借款和利息,杜益敏記得當時部分借來的錢都是3%的月利息。

盡管美容院的生意不是很好,但憑借這個美容院,杜結識了地方實權人物一位姓楊的局長,與楊夫人私交甚好,甚至楊的小孩生病,杜益敏都親往照料,通過楊夫人,杜益敏進入了“官太太們”的圈子,不少麗水人都知道杜益敏和一些地方領導關系非同一般。”在麗水這個地處浙南的山城,杜益敏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著成功者的形象:從電視上看到一位小女孩的感人故事,杜捐款1萬元。她資助過貧困大學生,還是麗水市蓮都區的“愛心大使”。“一開始,杜益敏的民間融資只是謹慎地在一個狹小的核心圈里進行。”杜益敏身邊的好友介紹,這個圈子基本由當地公務員和銀行人員組成。后來,隨著投資面的擴大,融資范圍逐漸擴展到外圍朋友,很多與她素不相識但慕名而來的投資人千方百計地擠了進來。人們毫不懷疑她的償還能力,在不少追隨者的眼里,杜益敏甚至是帶領他們“共同富裕”的能人。并不新鮮的謊言讓成百上千的人上當。在民間資金豐沛的浙江,杜益敏又一次鑄就了民間集資傳奇。在法院判決書上,受害人的名單密密麻麻,可悲的是,直到“小姑娘”被抓,不少受害者甚至連她的面都沒見過。

“小姑娘”高息“融資”之初,就將目光瞄準了部分當地公務員與官員,他們的加入,也使更多的人相信“小姑娘”有“關系”,從而瘋狂地投入資金。舉報杜益敏的李某曾給她借款280萬,作為麗水某銀行信貸科科長,他還介紹了銀行的一些資金充裕的客戶借錢給杜益敏。 2006年6月開始,這些客戶不斷向李某抱怨,說杜益敏不還錢,李某開始為自己的錢擔起心來。2006年7月24日下午4點,李某向麗水市公安局蓮都區分局報了案。隨后警方成立專案組,并發出公告,要求集資者前來登記借款數目。麗水公安局的一份材料顯示,杜益敏集資額達2.14億,分別來自于38個上百萬的大戶,129個散戶。

經查明,2003年至2006年7月份,杜益敏以從事房地產開發、做化妝品生意、投資礦山等高效益投資需要大量資金為幌子,期間還偽造了富陽花園房地產開發公司投資開發協議書及收據、銀行電匯憑證、公章等,以月息1.8%至10%的高額利息為誘餌,采取用后筆集資款兌付前筆集資款本息這種“拆東墻補西墻”的手段,在浙江省麗水市蓮都區、縉云縣等地,先后向楊某等67戶集資,并通過他們向更多的人集資。期間,杜益敏還在麗水市蓮都區成立公司,以個人名義,公司擔保,設點向社會公眾集資,共計非法集資人民幣7億余元。集資所得除歸還部分集資款本息外,用于購買房產、汽車、揮霍等,至案發尚有1.2億余元未歸還。

法院認為,杜益敏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7億余元,至案發尚有1.2億余元未歸還,破壞和侵犯了國家正常的金融管理秩序和公民財產的所有權,數額特別巨大,并且給人民的利益造成特別重大損失,情節惡劣,后果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依法應予嚴懲。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經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核準以集資詐騙罪判處杜益敏死刑。

吉林新同舟公司非法集資案

吉林市“新同舟”公司涉嫌非法集資2.24億元大案,公安機關抓獲27名犯罪嫌疑人。此案受騙群眾涉及吉林、遼寧和安徽3個省共5500多人。

有群眾舉報吉林市“新同舟”公司涉嫌巨額非法集資。經警方偵查發現,“新同舟”公司旗下共有3家公司,分別是吉林市新同舟工貿有限責任公司、吉林市遠東旅游船制造有限責任公司和吉林市新同舟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法人代表都是楊皓翔。案發后,楊皓翔看著公司賬面上僅有的幾百萬元,欠“股民”的集資款已逾1億多元,意識到公司不可避免“崩盤”的結果,為了自身安全,來到吉林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投案自首。

楊皓翔,家住吉林市,1999年因合同詐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2002年12月提前釋放。出獄后楊皓翔認識了劉某,2003年10月劉某將新同舟工貿公司轉讓給楊皓翔。隨后楊皓翔與俄羅斯遠東造船公司各出資56萬元,在吉林市工商局注冊成立了吉林市遠東旅游船制造有限責任公司(此為合法公司)。2004年1月楊皓翔背著俄羅斯投資方,偷偷搞起了非法集資。同年6月,楊又以虛假驗資的手段,成立了吉林市新同舟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由羅洪芬出任總經理。楊皓翔伙同羅洪芬等人以"增資擴股"為名,以月息6%-10%的高額利息作"誘餌",將"新同舟"劃分為本地和外地兩個吸儲市場共計11個部,先后在長春、吉林(市)、延吉,沈陽、大連、鞍山、遼陽市以及安徽省大規模非法集資。在"新同舟"案發之前,吉林納士塔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簡稱"納士塔"),從2003年8月中旬至2004年3月,也以高額利息回報為"誘餌",在吉林、長春、延吉等地非法集資1.23億元,受騙群眾4887人。

"新同舟"非法集資案,采取了制造假象、夸大宣傳的手段。"新同舟"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之初,號稱注冊資金1000萬元,實際注冊資金只有77萬元,楊皓翔偽造了銀行存款923萬元的單據,以虛報注冊資本為手段成立公司后,沒有進行任何經營活動,而與俄方合資成立的遠東旅游船制造有限責任公司,至今共生產制造各類成品船298艘,賣出102艘,回款60萬元,屬于賠錢經營。楊浩翔以遠東造船公司名義,宣稱建船廠二期工程比一期工程利潤更可觀,生產船只全部由俄方包銷,這贏得了許多人信任,使集資額迅速達到1.5億元。楊浩翔后期又聲稱與臺灣合作開發江灣橋上游的水上娛樂項目,但實際該項目未取得任何政府部門的批準。為使集資群眾相信水上娛樂項目是真實的,楊浩翔用集資款中200萬元買來浮筒堆放在造船廠的院內,用以顯示其先前曾宣傳的臺商投資已到位,騙取更多群眾的信任并參與投資。

北京長城機電科技產業公司非法集資案

沈太福創辦北京長城機電科技產業公司(以下簡稱長城公司),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里,籌集了10多億元的社會資金,波及全國17個城市的10萬多人,一時形成了一股驟然刮起的“長城旋風”。

沈太福,吉林省四平市人,原在吉林省某水庫工程局工作。6年前,在“公司熱”的浪潮中,他成立了長春長城科技集團公司。但是經營不善,難以在長春再混下去。兩年后,他便闖入北京城,找了幾個人,湊出30萬元資金,注冊了集體性質的長城機電技術開發公司(即長城公司的前身),開始了新的冒險生涯。

沈太福用公司的錢低價購買了一名工程師的電機發明專利,并將公司的專利權記到了他和妻子的名下,此后便打出“機電開發”的旗號,在海南、長春成立兩家公司,鼓搗起各種社會上認為可以賺錢的買賣。也許是因為他并不真正善于做生意,也可能由于他過于揮霍,沈太福不但沒有發起財,反而虧空日甚一日,債臺高筑。處于躲債之中的沈太福來到他的海南公司,找到一些人,尋求和策劃發財捷徑,想出一個“高招”:以發展節能電機為名,以高利息為誘餌,以簽訂“技術開發合同”的形式,向社會廣泛集資。沈太福說:“只要我能馬上拿到錢,那就大膽地干個夠。利息可以出到24% !”

他以投資款可以隨存隨取引誘投資者,等于是銀行的活期存款,卻比銀行活期利率高出10倍以上。非法集資活動之初并不順利,如此之高的利息令人難以臵信,上門簽訂合同者寥寥無幾。沈太福便想到了海口的歌舞廳,來這里的大多是有錢的人,要是他們成為投資者,必然是財源滾滾。于是他領著公司人員出入各卡拉OK歌廳和舞廳,向“伴舞小姐”許諾:“誰拉來投資者,就給她2%的好處費!”這一招非常奏效,為了得到這2%的回扣,眾多的人在四處奔走,前來簽訂合同的投資者絡繹不絕,創下了20天時間集資2000萬的“奇跡”。從此一發而不可收。“長城債券”炙手可熱,為眾多投資者所青睞,釀成了波及全國的“長城集資”怪潮。一時間,長城公司設在全國各地的“技術開發合同”辦事處人滿為患。許多人奔走相告,有的從銀行取出存款,有的到處借錢,托關系、找熟人,一心想成為長城公司的投資者。就這樣,在短短的幾個月時間里,沈太福就籌得資金10多億元,鬧得社會上沸沸揚揚。

這些紛至沓來的投資者哪里想到這是一種黑市交易,得不到法律保護,多少人陷入了騙局,多少年的積蓄面臨著化為泡影,24%的年息,純屬“天方夜譚”。他們與沈太福和長城公司簽訂的所謂“技術開發合同”,只不過是用來蒙騙人的招牌,在沈太福的眼中如同廢紙,所謂電機開發完全是騙人的幌子。

沈太福拿10多億集資款用于揮霍和侵吞。為了使自己制造的“氣球”越吹越大,騙取更多的資金,沈太福先后在全國設立了20多個分公司和100多個分支機構,其中90%的機構是用集資款開辦的。幾乎每個分支機構都花費了幾十萬、上百萬元資金,購買高級轎車、住房等。他們在某省共集資6000多萬元,而分公司的開辦費和其它費用就高達2000多萬元。搖身一變為“億萬富翁”的沈太福顯示著他“當代企業家”的“風采”,衣食住行用都非常風光、氣派。他出門代步,乘的是高檔的奔馳轎車;吃飯多是高檔飯店,他在明珠海鮮酒樓請客,一頓飯就吃掉2萬多元;他長期在北京包租了6套高級賓館房間,為自己和朋友所用;他頻頻出入于歌廳、舞廳、游樂廳,花天酒地,燈紅酒綠,為搏歌女一笑,他曾一擲萬金;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全,他不僅為自己雇用了保鏢,還專門請兩名保鏢用專車接送兒子上學等等。沈太福說:“我在公司中提的款很多,無所謂賬不賬的。因為全國各地的公司實際上都是我的公司,無論哪個公司的款項,都是我自己的錢!”

投資者的資金大筆大筆地被蠶食,錢款一天天地在減少,沈太福在想“金蟬脫殼”之計。他的辦法是爭取讓投資款變成公司的股票。這樣即使公司破產倒閉,騙局敗露,作為股民的投資者只能自擔風險,他就不必面對向他討債的人。為了達到這一不可告人的目的,沈太福先后指使有關人員開出2億元的假發票,頻繁地向某市分公司調撥資金,制造某分公司經營效益好的假象,并在沒有一分錢銷售額,沒做一筆電機生意的情況下,向稅務部門“主動”交納了1100多萬元的稅金,以證明自己強大的經營實力,欺騙投資者和有關管理部門,以爭取公司的股票早日上市。沈太福在全國設立了20多個分公司和100多個分支機構,雇用職員3000多人,其中主要的業務就是登廣告、炒新聞、集資,在不到半年的時間里,共集資10多億元人民幣,投資者達10萬人。

就在沈太福緊鑼密鼓地實施自己的騙術之時,有關部門逐漸察覺,針對他擾亂國家金融秩序、很可能損害投資者利益的一系列活動,中國人民銀行發出了《關于北京長城機電產業集團公司及其子公司亂集資問題的通報》,指出長城公司“實際上是變相發行債券,且發行額大大超過其自有資產凈值,擔保形同虛設,所籌集資金用途不明,投資風險大,投資者利益難以保障”,要求“限期清退所籌集資金”。與此同時,為了避免有更多的人投資、受騙,也是為了保護已投資者的利益,防止長城公司轉移資金,有關部門凍結了長城公司及其分支機構的銀行帳戶。

對此,沈太福置若罔聞,非但不執行,反而到處散布流言,欺騙紛紛要求清退集資款的群眾,并向法院起訴,狀告中國人民銀行,索賠1億元,沈太福連續舉行中外記者招待會,聲稱因政府干涉,公司難于經營,要向國外拍賣。他還宣布,將投資者的年利息由24%提高到聞所未聞的48%……

為了保護廣大投資者的利益,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會同有關部門成立檢查組,對長城公司及其所屬的100多個分支機構實施全面檢查。兩個多月艱苦而又復雜的調查,取得了明顯的進展和突破,沈太福及其長城公司非法集資、侵吞集資款的重大詐騙事實基本上查清。作為罪魁禍首的沈太福被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構成了貪污罪、行賄罪,兩罪并罰,判決死刑。

相關法律法規:

相關信息